<sub id="95lb1"></sub>

    <dfn id="95lb1"><ruby id="95lb1"></ruby></dfn>

<sub id="95lb1"></sub>
      
      

        <form id="95lb1"><ruby id="95lb1"></ruby></form>

          <nobr id="95lb1"></nobr><font id="95lb1"><strike id="95lb1"><sub id="95lb1"></sub></strike></font>

          鐵路運輸人身侵權類案件的證明標準與責任承擔問題研究

           

          上海鐵路運輸法院課題組

           

          鐵路運輸人身侵權類糾紛案件,一直是鐵路法院民事審判工作中的重點與難點。自最高法院《關于審理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頒布施行后,作為上海鐵路局所在地的基層鐵路運輸法院,該類糾紛呈現數量大幅上升,多方利益主體矛盾對立突出,法官之間理解認識存在分歧等情形。這就對法院實現“案結事了人和”的司法主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是我們進一步深入調研,探索完善該類案件審判思路,推進適法統一的意義所在和職責所需。

          本課題組針對前一階段司法實踐中反映出的問題,將準確把握審判要點,合理解決案件難點,公平化解矛盾糾紛的突破口落腳于“證明標準”與“責任承擔”兩個方面:首先從從鐵路專業、專項規定入手,以侵權發生地的特定性為分類依據,總結歸納鐵路運輸、作業中各個環節的強制性要求和規范性技術標準,為裁判時認定鐵路運輸企業是否充分履行安全防護、警示救助義務與被侵權人的過錯事實奠定良好的證據基礎。其次,在證據基礎確定的情況下,對“賠償責任承擔評判模式”問題展開研究。將調研的重點放在鐵路企業與被侵權人均有過錯的情形上,即“在無過錯責任中,如何準確地適用過失相抵原則”,盡可能合理地規范自由裁量權的行使,保證裁判結果的統一性。

           

          第一章  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責任糾紛案件的證明標準

          一、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責任的定義

          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責任是指因發生鐵路行車事故或其他鐵路運營事故造成路外人員或乘客人身損害的,鐵路運輸企業所應當承擔的損害賠償責任。[]

          二、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責任的歸責原則

          侵權行為的歸責原則,是指在行為人的行為致人損害時,根據何種標準和原則確定行為人的侵權責任。侵權行為的歸責原則是侵權行為法的核心,決定著侵權行為的分類、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舉證責任的負擔、免責事由等重要的內容。由此可見,侵權行為法的歸責原則是侵權法的核心和靈魂,更是處理侵權損害賠償的基本準則。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實施,明確了鐵路運輸造成人身損害的,鐵路運輸企業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即鐵路運輸人身損害的歸責原則為無過錯責任原則。無過錯責任原則是指在法律有特別規定的情況下,以已經發生的損害為價值判斷標準,由與該損害結果有因果關系的行為人,不問其有無過錯,都要承擔賠償責任的歸責原則。[]

          無過錯責任原則具有以下法律特征:一是損害的客觀存在是無過錯責任原則的基本價值判斷標準;二是主觀過錯并非責任的構成要件;三是因果關系是無過錯責任構成的決定要件;四是在法律規定的情形下,加害人有權依照法律規定的免責或者減輕責任事由抗辯。法律確定鐵路運輸企業承擔無過錯責任的根本目的,在于切實保護廣大人民群眾的人身財產安全,促使鐵路運輸企業采取高度負責的態度,謹慎小心從事作業,不斷改進即使安全措施,盡力保障周圍人群、環境的安全,在損害發生后,使受害人能夠盡快的得到賠償。

          三、構成要件

          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即行為人承擔侵權責任的條件,換言之,即判斷行為人是否應負侵權責任的標準。因為侵權損害事實發生后,并不能僅僅根據結果對行為人進行歸責,而必須依據一定的標準來對責任是否成立加以判斷。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與歸責原則具有密切聯系。歸責原則屬于更為基礎的范疇,它解決的是加害人或其他賠償義務人承擔責任的依據問題,只有具備了此種承擔責任的依據之后,才能對某人是否承擔責任的問題進行具體的考量,考量的標準就是構成要件。

          鐵路旅客運輸人身損害賠償侵權責任的歸責原則是無過錯責任。無過錯責任侵權行為的侵權責任構成并不要求有過錯的要件,也就是不問過錯,無論行為人有無過錯,只要具備了加害行為、損害事實和因果關系的要件,就構成侵權責任。[]

          四、舉證責任

          在無過錯責任原則下,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不包括侵權人主觀過錯要件,也就是說在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中受害人不必舉證證明鐵路運輸企業主觀上有過錯來支持自己的主張,鐵路運輸企業也不能以自己主觀上沒有過錯來抗辯。因此,從受害人一方的角度看,若主張鐵路運輸企業承擔侵權責任,受害人舉證證明鐵路運輸企業實施了加害行為、受害人發生了實際損失、在加害行為和實際損失之間存在因果關系三個要件即可。而從鐵路運輸企業一方的角度來看,如其主張免責的,就必須舉證證明其具備法定的免責事由;如其主張減輕責任的,就必須舉證證明其是否充分履行了安全義務來確定賠償比例范圍?!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規定,鐵路運輸企業未充分安全防護、警示等義務的,在80%-20%之間承擔賠償責任;充分履行安全防護、警示等義務的,在20%-10%之間承擔賠償責任。因此,如何認定鐵路運輸企業是否充分履行安全義務及受害人自身的過錯程度,是審理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的基礎。

          五、安全防護、警示等義務

          在審判實踐中,雙方當事人的爭議焦點主要集中在鐵路運輸企業是否充分履行了安全義務。這里的安全義務具體是什么范圍,我們認為鐵路運輸是一種具有高度危險的作業,鐵路運輸企業應當承擔比通常作業更高程度的安全義務,故這里所指的安全義務主要可分為以下四個方面:一是安全防護的義務;二是安全警示的義務;三是避免損害發生的義務;四是在損害發生后的及時救助義務。[]

          六、證明標準

          在訴訟中,鐵路運輸企業應當從上述四方面方面來舉證證明其履行了安全義務。但在審判實踐中,鐵路運輸企業對此往往舉證較為原則、籠統,不能積極履行完全的舉證責任,影響了案件的審判效率。故課題組根據下列侵權發生的不同場所,根據《鐵路運輸安全保護條例》、《鐵路運輸技術規程》、《鐵路線路防護柵欄管理辦法》、《鐵路道口管理規定》等鐵路專業規定,制定相應的舉證標準,以進一步規范對鐵路運輸企業的舉證要求。

          (一)在鐵路線路上發生人身損害的,鐵路運輸企業應對下列10項內容進行舉證

          1、鐵路線路的性質。鐵路線路分為正線、站線、段管線、岔線及特別用途線。正線是指連接車站并貫穿或直股伸入車站的線路。(1)站線是指到發線、調車線、牽出線、貨物線及站內指定用途的其他線路。(2)段管線是指機務、車輛、工務、電務、供電等段專用并由其管理的線路。(3)岔線是指在區間或站內接軌,通向路內外單位的專用線路。特別用途線是指安全線和避難線。(4)鐵路線路的性質不同,其在鐵路內部承擔管理職責的部門不同,其所要到達的安全義務要求也有所不同。

          2、鐵路線路兩側保護區設置的情況。鐵路線路兩側應當設立鐵路線路安全保護區。鐵路線路安全保護區的范圍,從鐵路線路路堤坡腳、路塹坡頂或者鐵路橋梁外側起向外的距離分別為:(1)城市市區,不少于8;(2)城市郊區居民居住區,不少于10;(3)村鎮居民居住區,不少于12;(4)其他地區,不少于15。鐵路運輸企業應當在鐵路線路安全保護區邊界設立標樁,并根據需要設置圍墻、柵欄等防護設施。

          3、鐵路線路防護設施設置情況,并提供鐵路企業內部關于設置圍墻、柵欄等防護設施的有關規定。

          4、鐵路線路上列車通行的最高時速。列車運行速度120km/h及以上的線路應采用全封閉、全立交,線路兩側按標準進行柵欄封閉,并設置相應的警示標志。

          5、鐵路線路是否是重載運煤專線。如是重載運煤專線應采用全封閉、全立交,線路兩側按標準進行柵欄封閉,并設置相應的警示標志。

          6、設置圍墻、柵欄等防護設施的情況,即有無防護設施與設施設置是否符合相關規定。

          7、設置警示標志情況,即有無警示標志,警示標志的內容及位置。

          8、事發時列車的時速及是否采取了鳴笛、剎車措施。

          9、鐵路線路周邊情況,即線路沿線有無鐵路道口、人行過道等通道,線路兩側人員出入情況。

          10、事發后是否采取了救助措施。

          (二)在道路與鐵路的平面交叉處發生人身損害的,鐵路運輸企業應對下列7項內容進行舉證

          1、道路與鐵路的平面交叉的性質。道路與鐵路的平面交叉分為:(1)道口,指鐵路上鋪面寬度在二點五米以上,直接與道路貫通的平面交叉。按看守情況分為“有人看守道口”和“無人看守道口”。(2)人行過道,系指鐵路上鋪面寬度在二點五米以下(城市一般為零點七五至一點五米,鄉村一般為零點四至一點二米),與道路貫通的平面交叉。人行過道只準通過行人、自行車(較寬的人行過道可通過人力車),不準畜力車及機動車輛通過。(3)平過道,指在車站、貨場、專用線內,專為內部作業使用,不直接貫通道路的平面交叉。

          2、道口和其他平面交叉安全設施的設置情況。在道口處的道路上應設有鐵路道口標志和護樁。鐵路道口標志設在通向道口、距道口最外股鋼軌不少于20處的道路右側(特殊情況除外),護樁設在道口附近(路塹內及城市市區可不設),在鐵路上距道口5001000處設有火車司機鳴笛標(站內不設)。根據需要還可在通向道口、距道口最外股鋼軌五米處的道路右側設置道口信號機。其他平面交叉在人行過道及平過道不設鐵路道口標志和道口護樁,在人行過道可按需要設置“人行過道”、“小心火車”、“禁止畜力車、機動車輛通行”等宣傳牌及防止車輛通過的路障。

          3、道口是“有人看守道口”還是“無人看守道口”?!坝腥丝词氐揽凇钡闹鞴懿块T是鐵路運輸企業?!盁o人看守道口”根據《鐵路無人看守道口監護管理規定》都已實行了有人監護,也稱為監護道口,其主管部門是各地政府設立的鐵路道口安全管理辦公室。

          4、有人看守的道口信號機及標志設置情況。有人看守的道口應裝設遮斷信號機,還要設置帶有標志(標志為紅色圓牌、有條件的地方夜間可按設紅燈)的欄桿或欄門。

          5、未設道口信號機的無人看守道口標志設置情況。未設道口信號機的無人看守道口應在安設道口信號機的位置設置停車(止步)讓行標志。

          6、有人看守道口的值守情況及無人看守道口的監護情況。

          7、事發后是否采取了救助措施。

          (三)鐵路橋梁、涵洞發生人身損害的,鐵路運輸企業應對下列5項內容進行舉證

          這里鐵路橋梁、涵洞指的是為滿足行人、車輛通行需要而設立,與鐵路線路立體交叉的設施,而不是為了鋪設鐵路線路而架設或開鑿的的橋梁、涵洞。

          1、鐵路橋梁、涵洞設置是否符合鐵路技術要求規范或當地政府要求;

          2、鐵路橋梁、涵洞的管理、維護工作規范及履行情況;

          3、事發時鐵路橋梁、涵洞的通行狀況;

          4、與地方政府公共管理的,提供明確各自職責的有關材料;

          5、事發后是否采取了救助措施。

          (四)在鐵路車站、貨場等等鐵路作業區域發生人身損害的,鐵路運輸企業應對下列4項進行舉證

          1、鐵路作業區域是否進行了封閉;

          2、作業區域是否設置了警示標志;

          3、作業區域內有無工作人員巡視;

          4、對傷亡人員是否履行了救助義務。

           

          第二章  適用過失相抵原則下賠償責任比例分擔模式

          在證據基礎確定的情況下,鐵路運輸人身損害侵權類案件審理過程中的另一個焦點、難點即為在訴訟雙方主體均有過錯的情形下,如何準確地適用過失相抵原則,從而在司法實踐中極可能地實現適法統一,并做出公正公平、利益衡平的裁判。

          一、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中過失相抵原則的法理分析

          《關于審理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規定:“因受害人翻越、穿越、損毀、移動鐵路線路兩側防護圍墻、柵欄或者其他防護設施穿越鐵路線路,偷乘貨車,攀附行進中的列車,在未設置人行通道的鐵路橋梁、隧道內通行,攀爬高架鐵路線路,以及其他未經許可進入鐵路線路、車站、貨場等鐵路作業區域的過錯行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根據受害人的過錯程度適當減輕鐵路運輸企業的賠償責任,并按照一下情形分別處理:(一)鐵路運輸企業未充分履行安全防護、警示等義務,受害人有上述過錯行為的,鐵路運輸企業應當在全部損失的百分之八十至百分之二十之間承擔賠償責任;”是司法實踐中影響法官自由裁量最主要的法條。法官自由裁量的方法基本不盡相同,影響裁判的結果。

          要正確適用該條作出相對統一的裁判,需要對該《司法解釋》所蘊含的法理進行分析。

          該《司法解釋》第四條明確規定:“鐵路運輸造成人身損害的,鐵路運輸企業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法律另由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據此,在鐵路運輸人身損害中,鐵路運輸企業應承擔無過錯賠償責任。

          《司法解釋》第四條的來源于《中國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以下簡稱《民法通則》)第一百二十三條規定:“從事高空、高壓、易燃、易爆、劇毒、放射性、高速運輸工具等周圍環境有高度危險的作業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民事責任;如果能夠證明損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擔責任”。該條在規定高危作業人承擔無過錯責任的同時,僅規定了免除責任的情形,但對于是否適用過失相抵,并未作規定。

          無過錯責任是為了彌補過錯責任的不足而設立的制度,它是伴隨著大生產迅速發展,尤其是大型危險性工業的興起而產生和發展起來的。其設立宗旨在于“對不幸損害之合理分配”,即保障受害人得到及時有效的補償,以實現公平社會化

          過失相抵是指受害人對于損害的發生或者損害結果的擴大具有過錯時,依法減輕或者免除賠償義務人的損害賠償責任?,F代侵權法上,有關過失相抵的原則,一般認為其源于公平觀念和責任自負原則,是法律的衡平觀念和誠實信用原則的產物?!端痉ń忉尅氛J可了過失相抵適用于以無過錯責任為規則原則的特殊侵權領域。

          《司法解釋》第六條第一款,在受害人有過錯的前提下,鐵路運輸企業未充分履行了安全防護、警示等義務,也就意味著鐵路運輸企業在事實上具有相應的過錯,該條款將鐵路運輸企業的過錯納入了綜合的評判之中,所以體現的是過錯責任原則下的過失相抵;第二款則是無過錯責任原則下的過失相抵。

          二、過失相抵的責任分擔的實行方法

          過失相抵的責任分擔,就是在過失相抵具備其要件時,法院可以不待當事人的主張,而依職權減輕加害人的賠償責任。過失相抵的效力是減輕和免除加害人的賠償責任。

          過失相抵的實行包括兩個步驟,一是比較過錯,二是比較原因力。

          (一)比較過錯

          比較過錯亦稱比較過失,是指在與有過失中,通過確定并比較加害人和受害人的過錯程度,以決定責任的承擔和責任的范圍。在我國的司法實踐中采用的方法是將雙方當事人的過錯程度具體確定為一定的比例,從而確定責任范圍。

          在與有過失中,依據何種標準判定雙方的過錯程度,是認定過失相抵責任的關鍵?,F代民法理論,是根據注意義務的內容和注意標準來決定過失的輕重。一般將注意義務根據行為人的注意程度,分為三個層次:第一,善良管理人的注意,即為通常合理人的注意或者某一職業群體、某一專業領域的誠實、理性之人通常具有的知識經驗、技術水平相當的注意。與此對應,應盡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而未盡到的,行為人的過失為輕過失。第二,與管理自己事務為同一程度的注意,這種注意程度通常低于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程度,欠缺與處理自己事務為同一程度的,行為構成具體的過失,即一般過失。第三、普通人的注意或者一般人的注意。這種情形注意義務的程度最低,已經接近客觀上能夠注意的極限,與之相對應的,欠缺普通人的注意的,構成重大過失。

          掌握了過失輕重的標準,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的規定,借鑒當今法學界的主流理論,本課題組采取以下標準建立過失相抵模式[]

          1)受害人具有重大過失的,加害人只有輕微過失的,最高可以減輕加害人75%的賠償責任。

          2)受害人具有重大過失,加害人有一般過失的,最高可以減輕加害人50%的賠償責任。

          3)受害人與加害人均具有重大過失的,最高可以減輕加害人25%的賠償責任。

          4)受害人具有一般過失或者輕微過失,加害人有重大過失的,不減輕加害人的賠償責任。

          (二)比較原因力

          在確定與有過失責任范圍的時候,過錯程度其決定的作用,但原因力比較是確定與有過失責任范圍的重要環節。

          原因力是指在構成損害結果的共同原因中,每一個原因對于損害結果的發生或者擴大所發揮的作用力。與有過失中的損害結果,是由加害人和受害人雙方的行為造成的,這兩種行為對于同一損害結果來說,是共同原因,每一個作為共同原因的行為,都對損害事實的發生或擴大具有原因力。與有過失責任分擔的主要標準,是雙方的過錯程度,因而,雙方當事人行為的原因力大小,受雙方過錯程度的約束或者制約。

          原因力對于與有過失責任范圍的作用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第一,當雙方當事人的過錯程度無法確定時,應以各自行為的原因力大小確定各自的責任比例。

          第二,當雙方當事人雙方的過錯程度相等時,各自行為的原因力大小對賠償責任起“微調”作用。雙方原因力相等或相差不懸殊的,雙方仍承擔同等責任;雙方原因力相差懸殊的,應當適當調整責任范圍,賠償責任可以在同等責任的基礎上適當增加或減少,成為不同等責任,但幅度不應過大。

          第三,當雙方當事人過錯程度不等時,雙方當事人行為的原因力起“微調作用”。原因力相等的,依其過錯比例確定賠償責任;原因力不等的,依原因力的大小相應調整主要責任或次要責任的責任比例,確定賠償責任。

              三、在審理案件中責任分擔自由裁量的方法

          對于《司法解釋》第六條規定的第一種情形,自由裁量的方法為:(1)先根據注意義務的內容和注意標準確定鐵路運輸企業和受害人的過錯程度,后按照上述細化標準進行過失相抵確定鐵路運輸企業的過錯比例;(2)再將鐵路運輸企業的過錯比例根據《司法解釋》第六條的規定確定賠償責任范圍;(3)最后根據原因力比較確定鐵路運輸企業最終賠償責任。

          1、比較鐵路運輸企業和受害人過錯程度

          1)確定鐵路運輸企業的過錯程度

          上述證明標準中,要求鐵路運輸企業應當為之的安全防護、警示行為注意義務的程度最低,如鐵路運輸企業未為之,則為重大過失。

          未要求鐵路運輸企業應當為之的安全防護、警示行為,但鐵路運輸企業作為高度危險的行業理應承擔更高的安全防護意識,消除存在的安全隱患,如鐵路運輸企業對在履行安全防護、警示義務存在瑕疵的,則綜合考量各種因素,確定為一般過失或輕微過失。比如,居民區附近,不需要全封閉的鐵路線路兩側的防護網破損后長期無人修補,許多人都在此通行,事實上形成了非法過道,在此發生事故,就應當更多的考慮鐵路企業未盡安全防護、警示的因素,確定為一般過失;如在郊外,發生上述情況,則確定為輕微過失。

          2)確定受害人的過錯程度

          《司法解釋》第六條列明的受害人各種行為,是屬于一般的社會常識所禁止的行為,應視為受害人明知危險而不顧自己的人身安全,對于發生的損害后果都具有重大過失。但在適用上文中過失相抵的細化標準時,應全面考慮事故發生的時間、地點、環境等各方面的因素,確定受害人的最終過錯比例。比如,鐵路線路穿過農田,受害人為耕作等穿越鐵路線路,就應將受害人的過錯比例確定的相對較低。

          2、比較鐵路運輸企業和受害人的過錯行為對于損害后果具有的原因力

          列車是沿著固定軌道運行的,基本上不存在違章行駛的問題,當行人和車輛侵入列車運行區域時,列車無法躲避和改變方向,事實上只能被動地接受事故。鐵路運輸人身損害的發生,受害人的過錯行為對于損害后果的作用力更大,因此,絕大多數的情況下,該類案件雙方原因力相差懸殊的,應當適當調整責任范圍,根據司法實踐認為減輕鐵路運輸企業5%10%的賠償責任為宜。

           

          結語

          鐵路作為我國國民經濟的大動脈,地位十分重要,也是當前國家重點投資、加快發展的基礎領域;同時作為科學發展和構建和諧社會的重要組成,鐵路也承載著其作為特大型國有企業的社會責任,鐵路運輸生產的安全事關國家的政治、經濟穩定以及社會和諧等整體利益和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全面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和以人為本、民生為重的大局要求,切實保護國家、企業利益和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進一步促進社會和諧,是鐵路法院的重要職責。通過本課題的研判撰寫,從證據標準與賠償責任兩方面對鐵路企業在安全事故防范、履行安保義務、訴訟及善后應對等方面提出了相應的規范建議與適法統一意見,以期為不斷完善提高鐵路企業的安全管理能力與鐵路法院矛盾糾紛應對排解能力。

          (課題組成員:韓耀武、王敏敏、劉晨、喬淑葳、施佳黎)

           



          [①]《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理解與適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第519頁。

          [②]楊立新:《侵權行為法》,中國法制出版社2006年版,第68頁。

          [③]楊立新:《事故侵權責任法律適用的疑難問題及對策》,載《判解研究》2006年第3輯。

          [④]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國鐵道出版社,2010年版,第86頁。

          [⑤] 此模式僅適用于本課題研判案件類型中。

          閱讀次數:8165

          全民斗牛游戏